快乐扑克3豹子概率
競友藝術網首頁|拍賣預展|展覽合作| 圖錄畫冊設計制作| 限時在線拍第一場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2017-12-15 09:28:02   來源:齊魯書畫網    點擊: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藝術簡介

  吳維道,山東省濰坊寒亭人,現居北京。自幼酷愛書畫,1965年考入山東藝專(山東藝術學院),后又進修于天津美院山水畫高級班。1990年在全國“羲之杯”書畫展中獲二等獎,1997年在香港“禪林杯”書畫展中獲二等獎,1998年在全國“警魂杯”書畫展中獲銀獎,1999年在香港“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書畫展中獲一等獎,2001年在“求實”雜志社舉辦的“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八十周年書畫大展”中獲最佳作品獎。現為國家一級美術師、北京書畫院副院長,北京匯賢丹青書畫院副院長兼美術館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央軍委后勤部金盾書畫院院士等職。作品被國內外友人收藏。生平及作品已編入“世界名人錄”、“中國美術全集”等十多部書中。“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等多家新聞媒體都作過專題報道。作品曾在山東、天津、江蘇等省市舉辦個人畫展,受到各界人士的好評和青睞。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

——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上官爵文 (中央電視臺收藏天下頻道主編 )

  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當今時代,人們所處的文化環境和物質境遇與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時代的審美也發生著不小的變化,那么,中國畫特有的魅力該如何以新的面目適應時代的審美需要?這是當代繪畫面臨的一個難度很大的共同性課題。時代潮流浩浩蕩蕩,向前奔進,極大地影響著藝術的發展,對中國畫的創作提出了不容忽視的要求。時代的發展,愈發呼喚有獨特風格、有思想內涵、有時代精神的作品問世;時代的發展,期待富有創造性、學術性和美學價值而又適應了人們新的審美需求的作品出現;時代的發展,歡迎厚積薄發、日益推陳出新的有新美感和新內涵的作品來臨。總之,隨著時代的發展,以作品說話的正氣正在全國范圍內樹立,人們對“以作品說話”的道理和意義越發理解,越發體會,越發認可了。時代發展,順之者昌,藝術家及其作品又如何能夠例外呢?愈來愈受到社會關注的當代實力派畫家吳維道先生的山水創作,就具有代表性地證實了這一點。

  一

  吳維道先生,1 943年生于濰坊寒亭。受家鄉濃郁的藝術氛圍熏陶,他白幼酷愛書畫,樂此不疲,勤勉專注。一九六五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入山東藝專(山東藝術學院),廣泛涉獵諸多畫種和多種技法,接受了嚴格而系統的高等美術教育訓練,打下了牢固的從藝基礎。后進修于天津美院山水畫高級班,在諸多名師的指教下,深研畫理畫論,畫藝大有長進,從藝五十多年來,吳維道先生一直堅定地走著自己漸修漸悟、技進乎道的扎實穩健的創作之路,既不趕時尚 ,也不拘于傳統而守舊,不與浮世爭名利,一心畫寫奇逸思,在平素生活中,在基層群眾中,在歷史文化遺產的觀摩中,在對造化世界不斷體驗的寫生實踐中,他帶著自己高度的審美理想、學術理念以及自已獨到的文化自覺、時代感懷,積以時日,累以功夫,深以思致,畫寫自我的心象,呈示的是別有審美愉悅和境界的心中的山水,由此逐漸形成自己鮮明的藝術風格。他的風格,與古人、前人和同時代人都拉開了距離,帶有較強的辨識度,打上了自我的藝術烙印。其繪畫風格的形成緣由、演變軌跡及其內在的美學關聯、時代風骨與情思的指向,包括其立意構思、筆墨運用、色彩敷施、狀物造型、意象組合、意境營造、構圖布白、人文蘊藏等藝術文本的構成單元,一并彰顯了他對“筆墨當隨時代”這一傳統創作精神的深刻理解及其帶來的豐碩的實踐成果。在長期的筆墨生涯里,吳維道先生默默耕耘,可謂在時代的變遷中持守著內心的平和,詩意棲居,鬧中取靜,靜心而畫,畫臻其妙·其厚積薄發所逐漸形成的藝術亮點和繪畫特色頗多,本文擬行解析,論述。

  尋繹從藝歷程,可以說吳維道先生的山水畫創作是從對中國文人畫的研習和辯證分析入手的。他有較高的畫學修養和理論功底,閱讀古畫,臨摹舊畫頗有眼光,有自我獨到見解。在他看來,中國山水畫自隋唐獨立以來,發展迄今歷經一千多年,已然形成了悠久而深厚的美學體系和藝術傳統。這對于當代畫家的創作,一方面提供了可資借鑒和取用的諸多藝術元素,另一方面也對當下的創作起到限制甚至誤導的負面影響。因此,對于傳統既要尊重,又要有辯證的分析,從外到內辨析良莠,取精去糟,特別對于傳統中不利于創作提升的、違背時代精神的東西,要堅決摒棄,比如古人、前人由于過分追求“逸筆草草”、游戲筆墨,傳統文人畫存在一種粗糙、纖弱、萎靡之風。而對于文人畫傳統正宗的文脈和寫意精神,要力求繼承下來,并在自己的創作中恪守并把握時代的脈搏予以發揚。再者,具有濃郁的“心象情結”他認為,中國畫創作要力求達到形而上的高層面,略形寫心,神與物游,營造觀之悅目、品之怡情的詩化意境,以自我心象的表達,轍到真正的“高于生活",最終實現傳統中國畫的現代轉型。

  帶著這種真知灼見所形成的自我獨到的創作理念,吳維道先生的創作棄絕盲目地學傳統拘于傳統,亦絕非亦步亦趨,人云亦云,而是取法宋元山水,上溯盛唐魏晉,下及明清近當代,對中國文人畫傳統特別是正宗的寫意文脈進行了精心的學術性探究,潛心感會一千多年來傳統寫意山水的風流緒韻,汲取了大量精髓并在畫面中予以化用。事實上,他的畫雖然以傳統為出發點,但是在整體的美學意蘊上與傳統繪畫的慘淡與沿襲劃清了界限,他是用自己獨到的審美眼光觀照山水世界,他是用自己的筆墨語言塑造山水意象,他筆下的山川意象系列乃成為他豐富的主觀世界與深刻的自我感悟的結晶體,他營造的是當代人精神家園的美妙圖景,從而有效破除了文人畫的過于隨意、荒率、陳腐的習氣,進而在傳統理性的回歸上導致山光水色、山水詩、民族文化以及時代精神的合而為一,意韻深長,耐人品讀。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吳維道先生的畫作把寫生的現場感、生命氣息與寫實的準確性、裝飾趣味以及寫意的深度性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從創作邏輯上看,通過寫生這一重要途徑,他奠定了其山水畫美學上創高制奇的品格。他喜歡游歷,熱愛生活,親近自然,對于造化體驗樂此不疲,寒暑跋涉,采風的足跡遍及大江南北。為了畫好樹木,他曾在嚴冬時節冒著大雪在北京植物園寫生,并且一呆就是一整個冬季。寫生過程中,他注重心源與造化的融合,游目騁懷,其審美的眼光細心體察山石、云、水、草木、屋舍、橋梁、雨雪、飛鳥等意象的形態與變化,關照山水世界宏觀和微觀的詩意之美和涵容氣象,并靜心感悟天人合一之道和動靜虛實相生之理。帶著畫本進行現場寫生時,他特意選取能夠觸動其心靈的景象,敏銳地捕捉有益于其畫面組合、畫境提升的聲,龍、形、色,根據畫面需要進行巧妙的物象取舍、意象提煉以致意境升華。總體而言,吳維道先生于采風之道比較擅長,其寫生的一切所作所為,乃是著意于心靈與筆墨的自然契合,所繪所呈,體現了他搜秒創真的能力之強和形象記憶之可靠,山石之結構,水流之波紋,樹木之肌理,飛鳥之往還,云霞之明滅,光影之幻化,等等,都爛熟于心,從而心手相應,通過他對傳統十八皴、線面等技法的解融活用,累計下來的寫生稿數以千計,有許多稿件可以單獨成畫,本身就具有立的審美價值,本身就是一幅鮮活生動的水墨畫。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正是由于吳維道先生一直遵循藝術源于生活的規律,長期深入生活,到大自然中尋找靈,感悟造化之神奇、奧妙,能夠抓住自然景物最典型的特征和最能觸動觀者審美心理的奇妙之!

  所以他的創作題材非常廣泛,筆下描繪的物象璀璨而豐富。雖屬山水,但地域跨度大,南北名山大川大多涉及,這在他的“道法自然——百米長卷”中體現得更為明顯。 山水畫百米長卷,是吳維道先生近幾年苦心孤詣的心血之作、得意之作,問世以來得到專家、學者和藏家的廣泛贊譽。

  二

  從作品的形制上看,吳維道先生擅長巨幅大畫,創作時統籌兼顧,使畫面的內在與外在得到協調統一,色彩合理搭配,意象巧妙組合,大而不空,滿而不塞,四邊四角,異彩紛呈。他畫的山水長卷連綿百余米,涵蓋眾多著名山岳河流,大氣而精微,偉岸又細膩,難能罕見地被公認為世間之珍品。而與之相映成趣的是,吳維道先生對斗方一類小尺幅的畫作也繪得別有體格,精到洗練,以小的作品形制,顯示出博大淵然的清新氣象以及作者不一而足、眾能兼擅的從藝風范。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道法自然——百米長卷”詳盡地展示了其大氣魄、大構圖、精于細節、飽滿大方、層次豐富、筆墨精致、深厚的功力和全面的藝術修養。吳維道先生根據祖國南北各地地貌特點之差異,抓住各種山川對象的典型特征,并且力爭技法創新,對傳統十八種皴法進行一一解構和新的有序合成,用以表現各種構造不同的山石樹木的脈絡、紋理、質地、陰陽、凹凸、向背,使畫面顯得豐富而立體,層次感分明。而且,對于西方繪畫的幾何式現代構成、光影效果、質量感等藝術元素,他也予以適度地吸收和化用。具體來看,百米長卷具有縱貫南北、含文包質、借古開新的審美氣度,那磅礴充沛、先聲奪人、具有交響樂般的宏偉氣勢,那如山水田園詩一般的浪漫情懷,那清新高雅、凝重沉雄、偉岸崇高而不乏秀逸婉約之美的意境營造,那種技近乎道、象臻乎理的高妙立意,共同形成了吳氏山水畫的亮點組合。泰山之壯麗獨尊,黃山之煙云多變,三峽之湍急險絕,漓江之如夢似幻,天山之蓊郁豐茂,黃河之奔流不斷,太行山之蒼渾野逸,長城之滄桑連綿,北國雪地之銀裝素裹,沂源山區之金秋璀璨,活現于畫面,以極強的視覺沖擊力和藝術感染力給廣大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引人入勝,予人啟迪。毋庸置疑,百米長卷,作為吳維道先生的頗有份量的代表作,使吳維道先生在高手如云的當代中國畫壇占有不容忽視的一席,奠定了他獨具高格、自成一家之“吳氏山水"的從藝地位,使他以山水畫新、奇、宏、遠的大美之風而高標自立于當今中國山水畫壇。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得益于寫生,吳維道先生巧妙地實現了從寫生到創作的自然過渡,進而,其山水畫不僅能夠表現不同區域的不同景物,而且善于畫寫不同季節的不同景物,表現出陰、晴、雨、雪天氣下和各種情緒下以及春夏秋冬不同時令中LLI水物象的特殊美感形態。北宋郭熙云: “真山水之煙嵐,四時不同:春山淡怡而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滴,秋山明凈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林泉高致》)清代戴熙日: “春山如美人,夏山如猛將,秋山如高人,冬山如老衲,各不相勝,各不相襲。”(《習苦齋畫絮》)吳維道先生長期研讀并領會中國山水畫之學術思想,熟諳這些畫理,從而巧妙地用之于創作,在畫面的生動表達中顯現出山水世界四季不同的審美意境中動人心魄的美感和意蘊。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再進一步而言,吳維道先生立基于扎實的寫生和深入體悟,將擴充文化修養、寫生、臨摹及創作并舉,四位一體,并重視時代主題精神的切入,吳維道先生逐漸造就了其南北交融、雄秀見得、氣勢氣象與氣韻兼有的山水畫特色。自明末大家董其昌以來,中國山水畫界流行南北宗之論。大致而言,北宗山水風格豪邁,奔放雄渾,多顯剛性偉健;南宗山水則以婉約、清淡、輕秀為主要表現。但兩者各有不足,南宗山水缺少莊嚴氣象,魄力不足;而北宗山水比較外露,不夠含蓄,缺少變化。有鑒于此,吳維道先生憑著長年在南北各地寫生的經驗和對真山真水的深層感悟以及對中國畫理畫論的研究心得,借鑒南北宗之長而棄其短,巧妙地將雄壯的北宗氣象與深秀的南宗氣韻圓融為一體,以營造生動的詩境為旨歸,打通了中國山水畫南南北宗相融之脈絡,從而錘煉和創構出雅涵精美而大氣曠達的山水畫寫意藝術的新語言。對此,其“道法自然——百米長卷作品展"生動而有力地做了注解。南北兼融的藝術特色與個性語言,使其畫完全甩掉了傳統文人畫的小家子氣,顯示出一種超然的融古出新的巨大審美張力,與淺薄浮泛之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是對傳統的一種突破,是對時代精神的大氣的弘揚,傳遞著一種可貴的正能量。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由此看得出來,吳維道先生作畫的立意是深遠而大的,他認為畫道深』“,欲窮畫道,畫者的修養亦不可不深廣。對此,他以閎約深美為從藝標桿使自己的山水創作不斷進步,與時俱進地向審美的高層面邁入,畫思想,畫精神,畫境界,絕不是以單純地真實再現自然山水為目的,而是以畫面為載體,把山水意象作為一種特別的審美符號,來寄托其對天地造化之獨到的所見所聞和深刻的所思所怨。對祖國河山的無比熱愛,對藝術的真誠鐘愛和真性情、全身心的投入,以及對心象山水的力求接近,使他在創作時能夠將嚴謹的理性思考與生動自由的想象結合起來,放筆寫意,不板不滯,有學者指出,把山水畫畫到這種高度而完成的百米長卷,已然是漸次忘掉怡情自樂的“小我",將自己融入貼近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的“大我",可謂在澄懷觀道的沉靜狀態中使自己的精神境界曰益得到升華,從而注入了一種令人感奮的精神容量。

  三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在創作中,吳維道先生綜合性地灌注了其較為深廣的學養,將其不懈夯實的畫外功引入劍繪畫域領域,注重并做到姊妹藝術對其山水畫的反哺與提升。書法、詩詞以及西方美術的諸多藝術特質,經他構思的審視和具體創作需要的權衡,被他引入畫作,從而有效擴大了畫的外延,深化了畫的內涵。鑒于書畫同源之理,吳維道先生善于:以書入畫,使書法與繪畫相得益彰。一貫臨池、擅長書法的他,高度重視筆線功夫,追求繪畫的書法性,注重書法用筆之筆力、筆性、筆意。這就使其畫以線見長,在線的書寫中別有骨力,毫無浮滑之氣,在起筆、運筆與止筆的過程中盡顯線線的品質與美感。不僅如此,其山水畫融入書法用筆,在表達物象之美的同時,也展示了對客觀形象概括、提煉與駕馭的高超創造力,心手相應,由此擅長各種尺幅形制的創作。

  在全面學養的作用下,吳維道先生廣泛地吸收其他繪畫種類的營養,尤其是巧妙借鑒、融合中困詩歌藝術的諸多元素,走以詩入畫之路,使其畫別添生動的情致與氣韻。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席,詩歌已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 。自《詩經》誕生以來的兩千五百多年里,中國形成了豐厚悠久的詩歌傳統,在文化含量、審美理想體系中表現出極大的豐富性,對中國畫的選題、構圖、用彩、造境等方面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有鑒于此,吳維道先生對詩歌藝術進行了學術探討和比較研究 ,并從中借鑒了有益于其山水畫的元素,創作中極力追求詩心造境,將詩、畫以及書法完美集結在自己一幅幅生動的畫作中,使其畫面饒有一種可貴的詩思、詩趣、詩情、詩韻。吳維道先生喜愛詩歌,平素對古典詩詞興趣濃厚,注重感會中國山水詩的流風緒韻,著意于探究詩歌與繪畫根本上內在的融通性。他經常吟誦詩歌,常把畫當作詩來揣摩,掌握了詩詞創作思維活動的特征和規律,這便使他善于以詩入畫,創作時他能夠運用詩詞藝術的意象思維,往往以詩詞的意境營造方式來進行其山水畫的立意布局。如此以來,詩畫結合,相得益彰,為其畫注入了濃郁的韻致和風采,可謂創造性地融入了詩性哲學,即其畫中既有詩意之美又不乏載道之妙,具有一種文化象征性和哲理性。欣賞其代表作《記憶中的家園》:此圖描寫舊時的家鄉景致,著重于鄉情訴說,力求簡約凝練,小河流水清澈,石上洗衣村姑,鳥鳴春木扶疏,掩映籬笆茅屋,好一派優美祥和、寧靜清曠的自然景象,絕似一首田園詩,所繪的物象并不繁復,但整個畫面的審美張力極大,引人遐想。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分層交解析吳維道先生詩畫交融的方式和美學特色,可知他一方面,于外在意義上將詩與畫進行了結合,首先用畫來描寫詩人所述的境地或者事象,如其新作《明月松間照》:以唐代王維的一首名詩《山居秋暝》入畫,借鑒了詩中的白描手法和造境方式,以形寫神,著重對對象神態特征和精神氣質的描寫,所畫松樹骨法用筆,蒼勁挺拔,虬曲宛轉,變化多姿,松間明月高懸,令觀者聯想起月下松樹的美妙身影,靜中有動, 實中有虛。再觀其《野曠天低樹》:以孟浩然的《宿建德江》一詩入畫,水墨淋漓,敷色雅淡,樹影婆娑江水中,水光月光迎晚風,造境朦朧幻化,婉約如詩,畫寫詩蘊,給人以極大的想象空間。其次,吳維道先生習慣于為畫題詩,在畫中引發了自我詩的感情,進而把畫作為詩的題材、對象加以題詠,如其精品《秋深》,全景式構圖, 畫寫深秋時的水光山色,白作七言詩“秋深山谷水如靜,汽笛一鳴群鳥驚。不見森林伐木者,只緣變成護林工,”題跋于畫,書法流利蒼雅,襯托出畫的意境之美,更表達了作者的現代環保意識。另一方面,吳維道先生尤其注重詩與畫內在意義的結合,深層的融通,屬于其繪畫構思、章法、 形象、色彩的詩化。也就是說,畫上并沒有題詩,卻有詩的意境,如其佳作《漁肆圖》:畫面上并沒有詩詞題跋,但由于作者巧妙借鑒了油畫的明暗處理、色調搭配等技巧,將遠山、云霧、樹叢、江水、漁船等意象,遵循客觀事物的時空規則和內在聯系,進行有序的連綴,組合成意象群,構建出完整優美的詩一般的意境。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吳維道先生還賦予其作品中的形象以某種特定的象征意義。如他的《生生不息》:以蒼勁老老辣、洗練凝重的書法用筆畫出一些老胡楊樹,枝干交繞,狀態不一,穿插錯落,相互依傍,如歷盡滄桑的老人,卻壯氣滿懷,被置入以色墨交融形式渲染而成的廣漠的大地上,寥廓蒼茫,萬籟俱寂,蒼涼虛遠,烘托出胡楊樹那“頂風沙、抗嚴寒、拒烈日,依舊千年不倒”的驚人的生命力。這些畫可視為作者人格的象征,就像一首詠物詩,是作者對力的崇拜,對長壽的贊歌,也寄寓著作者的英雄情緒。

  四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在吳維道先生心目中,LLI水畫不是技術之事,而是修養之藝,畫到最后是修養,綜合性修養的多少,或者說畫外功的大小,往往決定著藝術審美境界的高低。帶著這樣的認識,吳維道先生一向注重文化積累和哲學文化修養的擴充。事實上,他興趣廣泛,平時對文化的涉獵和思考無形中潛移默化地影響和提升著他的畫藝,優化著他畫面的立意布局,使其畫愈發擁有畫以載道之妙。尋索他的從藝心路和審美邏輯,會發現其畫作具有一種耐人意會的返虛入渾之美,體現著一種源自哲思理悟而向具體的畫面文本反饋和嬗變的深沉用心,在化物象為心象又化心象為意象的“心畫" 過程中,他的畫與藝術哲學中極為講求的虛實之道相符合,立基于藝術實力之上的對于虛實的拿捏,對于虛實之間辯證關系有老練的把控,結合著對于繪事后素之藝道兼融的解知和對于“絢爛之極歸乎平淡"、“發纖于簡古,寄至味于淡泊”之類文藝論述的檢索,他選景寫象務求簡約而神豐,追求虛白見空靈、空靈顯示奇妙、簡中有意蘊的畫境構建。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中國歷代畫理藝論,吳維道先生研讀既久,有關畫境虛實之道的論述他留意不少。北宋韓拙 《山水純全集》指出: “夫畫者,筆也,斯乃心運也。索之于未狀之前,得之于儀則之后,默契造化,與道同機。”清一王昱亦云:“清、空二字,畫家三昧盡矣,學者心領其妙,便能跳出窠臼,如禪機一棒,粉碎虛空。"(《東莊論畫》)清一惲秉怡也說過道理類似的話: “實處皆空,空處皆實,通之于禪理。"(《溪山臥游錄》)受到上述論畫之理的啟發,吳維道先生畫山水自覺追求清空蘊藉、摶實入虛、虛實相生的美學雅境,探究繪畫中虛實結合的關系,致力于虛實相生的立意構圖和筆墨施用。而虛實相生最后得出的應是流動著的氣韻,而氣韻生成的則是意境。氣韻生動成妙境,亦是說無畫處必有氣韻流動,虛而靈,空而妙,虛空含妙有,妙有則使人觀之心曠神怡,特別能夠引發人的思考和想象。這就使得吳維道先生的畫作內涵充盈,呈現出一種活躍著生命律動的韻味無窮的詩意空間。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以畫雪、畫水為例。吳維道先生酷愛雪,雪的純凈高潔、寂然清靈的品貌常常吸引著他仰天望雪,或捧雪而食,甚至入山踏雪,拿起畫本對著雪景快意自足地摹畫一番。他的雪景圖,匠心獨具,畫出己意,得“精、靜、凈、敬”之妙,不施一點白粉,更不用那些硯、堿、洗衣液之路的化學溶劑,全然因景生情,由心造境,以虛實結合的筆墨置陳布勢,營造的是虛虛實實、虛者實之、實者虛之的晶瑩純美的雪之美境。在他的筆下,虛與實相反又相成,相襯相輝映。賞析吳維道先生的畫雪佳作《歡歡喜喜過大年》:在傳統精神與深切的現實感受中來對此畫布局立意, 依托自己對“藝術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獨到理解,以極為精煉的筆墨語言營造了溫雅、雋秀、蘊藉、靜謐、深美如詩的意境。作者深得書法用筆之妙,在節奏、韻律、力度的有效控制與把握中把樹木畫得千姿百態,妙趣橫生;其畫面,根本看不見一點白粉的揮灑、敷用,虛實相襯,在以筆立骨的線性組合中亦展示出筆墨語言的豐富性,轉換出新的形式意味。這就正對應了清代笪重光的論畫警句——“空本難圖,實景清而空景現;神無可繪,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畫處多屬贅疣;虛實相生,無畫處皆成妙境。” (《畫筌》)這幅畫,屢次在展出時獲得各界觀眾的駐足流連與贊賞好評。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在中國山水畫創作中,山石與水流相互依存,互相點綴,可謂“山無水則缺媚,水無山則少剛。水無山則氣散而不附,山無水則氣寒而不理。"因而,長于水流的表現往往成為杰出山水畫家創作的題中應有之義,在幾十年造化與心源相統一的藝術之路上,吳維道先生不辭辛勞,累以功夫,依靠其厚實的寫生積累,精到地體察了山泉、飛瀑、溪流等變化無窮的性格和氣韻,致丘壑在胸,使各種形式的水流的形神特征與微妙差別爛熟于心,兼之他的筆墨功底比較扎實,故而他畫水時意到筆隨,虛虛實實,濃濃淡淡,疏疏密密,若隱若現,善于表現各種水流的瞬息萬變、千姿百態。站在他的畫前,似有一股清新的水氣撲面而來,沁人心脾。由于水的依存條件不同,存在形態各異,水又分為江河、海洋、高泉、飛瀑、湖泊及水口等多種,皆被吳維道先生生動地形諸其四面。總體而言,他畫水注重計白當黑,深入探究繪畫中虛實結合的關系,致力于虛實相生、虛實轉化的立意構圖和筆墨施用,故有虛實相生之妙,所畫水流既有自然的鮮活靈趣,又有意造天真的洞識和蕭散簡淡的空明氣象,塑造出寧謐幽遠、清新淳凈的詩化意境,也浸透著親和自然的意識和寄情言志的文人畫情結,更體現了“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和人文情懷。具體分析,對于不同的水流,他運用了不同的技法塑造了不同的美感。瀑布,高泉下瀉、跌入澗潭而形成,用筆時他考慮水依山石變化的透視關系及水流的變化,著意于以實襯虛,主要靠兩旁的山石來映襯,或者用中間的碎石與兩旁的山石來襯托,如果畫面出現兩條以上瀑布平行瀉下時,又注意其長短、寬窄的區別,防止雷同。在其代表作《太行飛瀑》中,我們看到瀑布數量之多,落差之大,遠近有別,寬窄不一,斜正不同,水量豐富,景觀奇美。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從《飲馬圖》、《曠野天低樹》、《林深葉茂水長流》、《晨鳴》等佳作來看,吳維道先生畫了許多水勢平緩、水行順暢的溪流,在虛實相生中,水墨的淋漓氤氳與干筆焦墨的互動互融、淡彩添染,以及點線的骨力勾勒和向畫外延伸的構圖方式,造成了畫面的蒼郁潤澤之氣、渾茫寥廓之境和詩思無盡、心境無邊之感,引人入勝。

  水有動靜之分。在《春歸》、《金秋》、《山居圖》等小品畫里,吳維道先生畫有靜水,或靜無波,或風生漣漪,貌似湖泊,水明如鏡,主要依托水邊物象的倒影來體現水的寧靜,明暗處理, 光影效果好,亦屬于中西融會、講白當墨的高妙精品。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吳維道先生畫水有效借鑒了文學上的通感 修辭手法。通威就是把不同感官的感覺溝通起來,借聯想引起感覺轉移,“以感覺寫感覺”。在通感中,顏色似乎會有溫度,聲音似乎有形象冷暖似乎有重量。借用通感手法,吳維道先生將水流表現得有聲有色,觀水流之形,如聞其聲,或潺潺涓涓,或嘩啦叮咚,或咆哮如雷,水聲與山色交織在畫面,水鳴山更幽,更給觀者帶來一種生命的靜美,而內美靜中參。從水流形式上看,吳維道先生巧妙地畫了很多水口,因山石的大小和形狀不同,所畫的水口變化多樣,他注意刻畫水流的急湍、水流的滾動翻轉以及水流和石塊產生的水花。而畫面上動靜、黑與白的強烈對比,則產生響的感覺。其《春山聞泉聲》、 《鳴震大峽谷》、《秋色賦》等畫,不惟畫面外在的題款形式上,喻示了水聲,更以通感手法將水聲畫好,傳出畫外,耐人聽賞。

  談起畫水的心得體會,吳維道先生說: “我畫水呢,首先要畫活,這個‘活’,是最主要的;再一個要靈動,要有靈感。上善若水嘛,上善若水是我主要追求的一個目的。我去過許多地方,特別是在南方體驗比較多,小橋流水啊,瀑布啊,大江大河啊,反正我畫得也比較多。所以,我在水的表現方面,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山水畫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

  古人云: “水隨山而行,山界水而止。界其分域,止其逾越,聚其氣而施耳…一山如君,水如臣,山如主,水如賓,賓主雍容,情味相親。"(《管氏地理指蒙》)有鑒于此, 作為當今畫壇杰出的山水畫家,吳維道先生一直以來注重畫外學養的累積和繪畫本身技法的修煉,以精湛的藝術造詣,在其山水創作的形而上層面寫形畫氣,出色地表現出了各種水流之美,有聲勢,有節奏,有韻味,如詩歌,如音樂,使山與水在其畫面相互環抱,如上所述“賓主相親",令人驚嘆。

  五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綜上所述,吳維道先生的山水創作有著技進乎道的高度精神追求,融入了他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歷以時日的學養積淀。蘇軾云: “吾文如萬斛泉涌,不擇地皆可出,在平地,汩汩滔滔,雖一日千里無難,及其與山石曲折,隨物賦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當行,常止于不可不止。”(《文說》清代沈宗騫指出: “天下之物本氣之所積而成一一萬物不一狀,萬變不一相,總之統乎氣以呈其活動之趣者。’’(《芥舟學畫編》卷三)受之啟發,吳維道先生寫形更畫氣,其敏銳的藝術筆觸不停留于對山水世界種種物象寫實逼真的造型呈現,更由現實形象上升到意象化層面,以自我對水墨寫意之道的獨到感悟和嫻熟筆墨,畫寫山水之氣象、氣勢和氣韻,蒼茫潤澤,渾厚華滋,雄深雅秀,表現出陰、晴、雨、雪天氣下和各種情緒下以及春夏秋冬不同時令中祖國各地山水物象的特殊美感形態。

  作為當代有修養有創意的一位杰出的山水畫家,吳維道先生在有效接續傳統文脈的基礎上探索現代山水新的表現形式,著意于繪畫本身的深度的審美挖掘和畫外文化學養、美術元素的廣泛借鑒。事實上,他的學術性探索,是從“大"和“新"這兩個審美維度展開的,既有情感表達、性靈獨抒之暢神性,更有物我為一、境生象外的寫意載道性,充盈著濃郁的詩情畫意。聯系到吳維道先生近幾年所畫的一系列山水佳作的文本,可知他在傳統與創新之間尋覓到一個比較好的獨到的契合點,打破了傳統的程式化格局,從而具有了時代性的審美情趣,用自我個性化的繪畫語言生動表達了山水諸多意象豐富的形式美感,寄寓了比較深厚的人文內涵,體現著他對理想家園詩意棲居的高境界追求,顯示著較高的藝術水準,昭示著自成一家、獨具高格的從藝整體態勢。正因如此,他的畫受到到業界眾多專家、學者的贊譽,得到收藏界的青睞。

融古出新 自成一家——論畫家吳維道及其山水畫藝術

  吳維道先生人品畫品俱佳而相統一,他的從藝亮點和學術特色比較多,限于筆者才力不足,在此,本文不再贅述,擬再續。筆者與吳維道先生有緣相識,隨著相互交往增多,對于其人其畫愈發了解,臨文末了,筆者敢斷言,吳維道先生持久不渝的藝術執著、勤奮篤行的創作習慣以及他在書法藝術上的造詣和繪畫功底,已經構成了他的不容小覷的從藝優勢和亮點,隨著他踏實穩健的藝術道路之繼續前行他必將在藝術上取得更大的進步,面臨廣闊而美好的藝術發展前景。我們堅信隨著厚積薄發之勢的繼續發揮,吳維道先生必將為我們這個時代畫出更多的山水佳作!
 


如果您有更好的文章和資訊,歡迎聯系我們:
Email:[email protected]  QQ:2351504474  


相關熱詞搜索:吳維道 中國書畫

上一篇:中國李可染書畫藝術院理事楊旭堯——“李家山水”經典傳承
下一篇:花溪·畫兮—中國畫名家暨李曉松藝術工作室花溪寫生采風行

我們的服務
  企業服務  
  制作企業   宣傳畫冊   企業品牌推廣  
  企業公關  媒體執行  
  策劃新聞   會議發布  
     
  個人服務  
  藝術家品牌推廣策劃  媒體服務  
  鑒定 書畫 古董 瓷器  
  在線拍賣、競買  

快乐扑克3豹子概率 彩票开奖双色球走势图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队5今天开奖 时时彩微信群群的二维码 辽宁11选5预测 分分彩票app 江苏11选五走势一牛 时时彩对吗怎么运用 老时时第1期中奖 歡樂赛车开奖